【通知公告】欢迎光临涵春轩国际艺术品运营平台!

景房公沉籍记

估价:

这副画作背后口口相传的故事发生在北宋初期,直到数百年后,元代一位名叫张枢的学者翰林修撰,特作《沉籍记》一文,编入《宋史会要》一书中。而原书佚于明朝中期,所幸明初所修《永乐大典》按韵分散收入。清嘉庆十四年徐松在全唐文馆任职,利用该馆书吏,自《大典》中抄出,并于离馆后做了一些校订工作,但终因篇幅大,问题多、又限于人力,未能完成。

此副画作上方的配文,为明万历九年,七月吉旦十九世裔孙钿重整,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此副画作配文,字迹清新工整,稳健细谨,柔韧有力,为明朝人孙钿所做。查有关资料未见古今中外任何著录,实为海内孤品,至为珍罕。一句惠民者天下之所佑也,成为此副作品历史价值的最好注解。

市场估价

· 如吾所言,历经千年,能够流传至今象征着宋代文化的实物载体,少之又少。雕版印刷业在宋代的繁盛,为书籍的广泛流传和普及创造了条件,“一页宋版,一两黄金”的老话已流布坊间,早在明清时期,宋版画就是藏画家和文物贩子争相追逐的奇货,叫价惊人。2009年,市场上出现了《佚名 北宋建阳景福院罗汉会斋牒跟此副《景房公沉籍记》一样,查有关资料未见古今中外任何著录,仍然拍出了人民币5040万的天价,但不可同日而语的是,书籍与绘画相比,即使是在宋代时,其数量就是百分不及一,而能够传世至今,其珍贵程度,如凤毛麟角般,只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。

江君名景房,字汉臣,衢州常山人。世事吴越王乌国,官镇海镇东两镇节度,官属吴越。唐李建国,有浙江东西十三州地,境狭民广,国俗奢靡僭踰。自武肃王时,好宫室苑囿池,筑城X之观,珠玉锦绣之饰。内以奉贽贡中国,外聘问四邻,修邦郊之好,崇浮图老子之宫。用既不足,则益取于民。故其田赋市租山林川泽陂障之税,视他国为尤重。吴越国皆困苦,不理其生。

宋太平兴国初,王俶朝京师,吴越国除景房以镇海军节度判官,奉其国图籍以归于朝。初太宗既平诸国,皆因其故籍以赋于民,而当时在事群臣,无能建请宽赋者,由是定为令。景房素闻其事,欲去其籍以利于民。慨然叹曰:“吴越民困久矣,使有司坐视其民籍,而不恤其赋,是吴越民之重困,无有己时,吾能以身任之。”遂弃其图籍于河,清银台,自劾所以失亡状。

太宗大怒,将置之辟,而近臣多怜之为言者。帝意亦解,景房得不死。时吴越国官,暨两浙官属,皆得以名次相序,独景房屏归田里以卒,坐失亡国籍故也。朝廷既亡其籍,乃命王方贽为两浙转运使,盖定其赋钱民田一亩三斗。方贽至,更定赋,一亩一斗,其余役赋苛敛,一切以便宜罢之。有吴越国计院吏请方贽,自言其十州图籍虽亡,其赋税杂科之目历历可接而言也,请传至其京师言状。方贽心患之,然未有以制之也。居数日,吏无疾一夕死。方贽毕使,还朝,奏计登对。帝以擅减责谴,方贽顿首言曰:臣闻亩税,一亩一斗者,天下之通制也。其苛敛横赋,五代僭伪之乱制也。两浙之地,今既为王土矣,岂得复牧钱民之乱制哉。昔周世主既平淮南,欲徬徨安辑其民,仍遣使行均田赋,赋亩不过四升。淮南之民,得免重征。就宣政莫不欲舞周德,至今人能言之。今两浙用归版图,未洽德化,宜布昭惠利,使元元知德。”帝以至言,著为令,两浙田亩一斗者方贽所见。然去其籍则自景房始。其后方贽五子,皆为显官,孙珪遂为丞相,人以为王氏阴德之报。景房既以罪废,其子孙继起进士为大官。在京时,擢正科者,七十八人;其由他科进与贡而不第者,不在是数;自出身得官,至纡金紫曳银者,八十七人;其杂流钱毂者不在是数;而六世孙侍御跻,七世孙侍御溥,X显十世孙万里,相承及第,万倾家亡,皆死X。然则天于江氏阴德之报,无异王氏之报也。宋自高宗以后,依吴越以为国者七世。方贽一言,而国家省赋,宋氏得民,而子孙赖之。信夫仁人之言,其利溥哉。方贽事具著宋国史会要,其高显闻于后,而景房独以故不传。盖二人之事,实相为终始,法亦当牵联并书。延祐中,予常至其家,江氏裔孙X,以其家牒示予,知其世系繁衍盛大,繇镇海军判官始。比X予友太史王君溍,与予言。所传闻景房事,与江氏家谱无异辞,事益信,君方妙笔。前观他日书宋,近日书家,顾一二存之,使后世君臣知与之深,而以惠利及民者,天下之所佑也。

宋元统三年春正月翰林修撰承务郎同知

制诰兼国史院编修官东越张枢子长撰

皇明万历九年七月吉旦十九世裔孙钿重整。

根据涵春轩规则结合新消法对7天退货的商品要求,孤品性质类商品不要求强制支持7天无理由退货,竞买会大多为孤品,是否支持7天无理由为卖家可选服务保障,请各位买家购买之前先考虑清楚。